第五十九章 苦主來襲

作者:房玖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校花的貼身高手超級無良學生女總裁的貼身高手都市奇門醫圣官場局中局千里追歡:首席寵妻成癮神級農場寶鑒

一秒記住【戀♂上÷你?看→書☆網 www.godgunmf.icu】,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全福一路歷經艱辛而來,決心甚堅,怎會因為幾句話而放棄?只定定盯住夏青蟬,盯得眼珠發酸也不移開。

    夏青蟬被她看得寒意升起,又見兩人又瘦又冷、可憐兮兮,只得嘆道“罷了!你們先吃飯,在這里睡一覺,明日再說吧。”

    全福拿起東華塞給她的炊餅,惡狠狠的吃了起來,仍是緊緊盯著夏青蟬。

    姐弟兩將一桌子飯菜兼炊餅吃光,張錦帶著他們去洗浴換衣,然后安排他們在門房睡了。

    張錦忙完,又與宋娘子說了一回話,方走到夏青蟬房中問道“蟬兒,你準備怎么辦?”

    夏青蟬剛卸過晚妝,正拿著把小象牙梳子梳一頭青絲,聞言皺了皺眉,道“那小姑娘盯得我害怕,我想明日給他們一點銀子,讓他們回家鄉再買幾畝地好了。”

    張錦點頭道“這樣也好,畢竟都遇見了,哪能不幫?可惜江樞相家搬走了,宋娘子去過幾次都無人,不然咱們倒可以讓他們去隔壁大雙那里求求情的。”

    隔壁搬走了嗎?

    夏青蟬心中一酸,險些將那象牙梳子跌落在地,虧得張錦手快接住了。

    第二日宋娘子拿了二百兩銀票去勸全福姐弟起身,全福卻換了嘴臉,說感激夏青蟬接濟,不愿離開,要留在這里伺候夏姑娘。

    宋娘子眾人都心軟,沒有懷疑此話,趕著來回夏青蟬,只竹香聽了道“那小丫頭若想留在這里慢慢等機會,可是沒有的!我們不與江府來往的!”

    夏青蟬聽得頭疼,只想快點了結此事,便道“那留他們住幾天,他們自然就知道我們與江樞相確無來往,到時自然自愿就去了。”

    反正就兩個小孩子,養著也沒什么。

    這日起全福姐弟便在夏家住下了,對夏家眾人來說,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全福有眼色、嘴又甜,夏家仆婦年紀皆不小,都喜歡帶著她做事。

    只是眾人都注意到一件奇事自從那日這兩個孩子上門,慢慢開始有冤案苦主在門前聚集起來了。

    沒過幾日,張錦便嚇得不敢出門起來,對夏青蟬抱怨道:“原來這才是韓家耍的心眼!想來天下要找江樞相求情的極多,見不著他的人,知道了還有你這么一個門路,可不都上門來了?

    若是忘憂洞那樣的大惡人,難道我還怕他們不成?帶著周慎和仆婦們打走便是。

    問題如今上門的這些苦主,要么失了親人,要么失了財,要么被人打斷了腿腳,哎呦,哪里忍心又去欺負他們!罷了,我還是躲著不出門吧!”

    夏家眾人都只得閉門不出,任人如何打門哭嚎也不理。

    宋娘子安排四個粗壯仆婦,每日結伴出門采買日用。

    這四人回來時總帶來一些悲慘故事,眾仆婦一開始還聽一聽哭一場,最后連宋娘子也搖頭拒絕聽,說太慘了,聽完晚上睡不著。

    夏青蟬自然更是一點不敢聽。

    一日這四人出門不久卻急急叫著跑回來,都嚷著“大家今日能出門了!”

    原來是禁軍的張豹副將帶了江府的親兵來守著,將那些人隔得遠遠的。

    張錦大喜,立時去白家巷小店查賬去了,又去哥哥新宅看望父親。

    晚上她回來,對夏青蟬說道:“我今日去找了周慎商量此事,哪知他說江府的人不出面還好些,如今張副將來守著,倒坐實了咱們和江樞相有交情。

    我哥哥也說實在不行咱們搬去他新居避一避也好。蟬兒,你還沒去過我哥哥新居呢,比咱們這里還大!不如今日就搬過去好了!”

    夏青蟬搖搖頭,張齊求親一事她與宋娘子都沒有對張錦提起過。

    反正張豹在門外守著,這事他既然知道了,想來很快便會無事的。

    她雖心碎不欲與他來往,不知為何,心中卻仍信任他可以予以庇護。

    過了幾日,她正在花園剪新柳枝插瓶,突然聽到身后一個清脆的聲音道:“你可以幫忙的對不對?”

    夏青蟬嚇了一跳,回頭發現全福又是那樣詭異的緊緊盯著她。

    她四處張望,仆婦們都不在面前,全福見狀,說道“你總躲著我,但是今日我特意選了無人的時候才過來找你的。

    夏姑娘,我在門里聽外面的人說話,那擋人的張副將,他就是江樞相隨時帶在身邊的心腹。

    你明明與江府有關系,可以幫忙,為什么不幫?

    我與弟弟也不是讓你仗勢做壞事、欺負人,我們只想要回我家的地!我父母都為了那地而死,我也沒有要人償命,只想要回那地而已!這難道有錯嗎?”

    夏青蟬嘆息一聲,想著這兩孩子父母已亡,確實難以生存,便道“全福,你既然只要地,怎的我給你銀子讓你回去你不回?”

    全福大聲吼道“我爹爹辛苦一輩子掙下來的地,憑什么要讓人白白占了?我要的是明明白白地歸還我家的地!”

    夏青蟬被她叫得頭疼,心想這小姑娘性子怎的如此強?無奈搖了搖頭,道“那你要的便不止是地,你想要的是公道。這世上哪里有公道可言?”

    前世她不也如全福一般么?以為江壁川能幫她討回公道,多可笑。

    她見全福絲毫聽不進去公道之說,想了想,換了一個方式勸說道“你這樣伶俐,難道沒有聽過’樞密主兵’?這些事不歸江樞相管的。”

    全福搖頭道:“我只聽過‘官官相護’。天下誰不知江樞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說話作數的。”

    夏青蟬不喜與人當面爭辯,何況全福只是一個孩子,便只說“全福,世人并非非幫你不可的。”

    她轉身快步走開了,全福在她身后仍狠狠盯著她。

    夏青蟬回房將此事告訴了張錦,又說“全福這般固執,讓我心中怪害怕的,還是把這事快些解決了好。”

    張錦遲疑片刻,道“隔壁雖搬走,但大雙一向和氣,我們若上江府找她,也能見得著,不如我明日去江府試一試,幫李家求求情?”

    竹香趕緊擺手道“不行的張姑娘!這頭一開,咱們姑娘可永無寧日了!千萬不可!”

    夏青蟬心中不欲與江府有往來,也趕緊說不可不可。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走势图